用户名:
密  码:

四川省启明小动物保护中心的宗旨是以珍爱生命、倡导精神文明和发扬人道主义精神为思想基础,以保护动物、维护动物的生存权利和不受虐待的权利、以及改善和提高小动物的生活条件、饲养水平为宗旨,坚决反对任何虐待、残害动物的行为和思想。我们坚信:在以科学、文明、民主、自由为主旋律的二十一世纪的社会生活中,保护环境、人与自然、人与动物应和谐相处的思想,尊重生命、珍惜生命的思想,必将成为人们的共识,并成为推动中国的动物保护事业发展壮大的巨大力量。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参与志愿者 >

他们有共同的名字叫“留守儿童”

http://www.qqweb.com.cn   2017-10-11 09:04

忻州的秋天和其它北方小城一样,没有太多的特色。无非是天更高了一些,也更蓝了一些,秋风里有了几分塞外的清寒,有零星的大雁从头顶很高的天空结伴飞过,粗心的人往往会错过这种带有神性色彩的视觉盛宴。“城里不知季节已变换”,城市人对季节变换的感受异常迟缓,老年人是从骨头里预先知道了秋的信息的,开始添加衣服,而年轻人似乎还沉醉在袒胸露背的盛夏,尤其是那些爱美的女孩,依旧穿着一步裙,把修长的玉腿洁白地呈现在人们的视线里,昭示着青春的无比美好。
  
  生活在乡村的人们则完全被秋意包裹住了,先是原野上的庄稼不再深绿如海,庄稼叶子开始发黄发干,接着自家院子里枣树的果实红了一片,村路上的杨树叶子开始飘零,早上起来,最新看到的是院子里铺了一层落叶,墙角的草丛上有隐约的轻霜……“呀,天凉了!”成了人们见面打招呼时使用频率最高的一句话。山岗上的各种植物色彩纷呈起来,浅黄、深绿、绛红依次点缀开来,许多的花卉悲情地萎靡起来,而秋菊则成了百花之王,遒劲怒放,享受着生命历程里最后的狂欢。
  他们有共同的名字叫“留守儿童”
  在城市,你如果想扑捉秋天的信息,最好就是逛菜市了,大秋蔬菜应季而上:大葱、老南瓜,红薯,大白菜,芥菜疙瘩芥菜苗、白萝卜、红萝卜等等。虽然有些菜在夏天市场上也能看到,可到底是反季节菜蔬,根本没有大自然应季而来的味道纯正。
  有一个群体,他们背井离乡拼搏,他们不得已把孩子留在家乡。但打工的日子里,他们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孩子们的生活、健康、学习。城市化建设快速升级的背后,不仅有他们辛苦付出的血与泪,更有902万孩子父母陪伴的缺失。而902万孩子也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“留守儿童”。
 
2010年,中英人寿借鉴英国股东英杰华集团(AVIVA)“Street To School”(从街道重返校园计划)的经验,在北京、辽宁、河北、广东、福建、四川、山东、江苏、湖南、湖北、河南、黑龙江、安徽等13个省份启动“星星点灯•关爱留守儿童公益计划”系列活动。在留守儿童相对集中的乡镇中心小学搭建了25间标准化的“星星点灯•关爱小屋”,以实际行动关爱儿童,为孩子们创建可以尽情歌唱、尽情游戏的“另一个家”。
  现在储藏或腌制入冬菜的人家少了,我很怀念昔日的秋天。几乎每个单位都要顾上大卡车从蔬菜产地给职工拉回大白菜、土豆、葱等入冬储藏的菜蔬,家家似乎都有菜窖。我刚来忻州时的住房就有一个菜窖,入秋后,菜窖里堆满了菜,有白菜、土豆、萝卜,还有苹果、梨等等水果,什么时候取出来吃都是水灵灵的。腌菜也是家家户户不可缺少的节目,芥菜丝,腌黄瓜,腌泡菜,腌辣椒,腌西红柿酱等等。感觉生活内容很丰富,很有滋味很快乐。不管它冬天有再多的大雪,有个菜窖,就有满满的念想和指望。
  
  来到忻州那年,我还不足三十岁,已是一家三口之主,每年秋天准备入冬蔬菜是我神圣的责任,也是我乐此不疲享受快乐的过程,我一直喜欢俗世的快乐。当时忻州人很流行腌泡茶,我的一个邻居腌得泡菜就很好吃。泡菜的主要原料是茴子白,腌制过程也很简单,把茴子白洗净控干水,然后用手搓成小块,放些焯好的胡芹和红萝卜丝,辣椒、白糖、咸盐、花椒若干,放进洗干净的坛子里,三五天以后就能吃了。其特点是酸中带甜,颜色搭配鲜艳,微辣且脆,增添食欲,随吃随捞一盘即可。这种吃法,长治是根本没有的。吃了几次邻居送来的泡菜,我竟然吃上了瘾。于是,根据邻居介绍的做法,我也如此这般腌了一坛泡菜。想不到腌好的泡菜比邻居家的更好吃,每吨下饭,我都要夹上一碟,老婆和女儿也喜欢吃,尤其想喝两口小酒时,有一盘泡菜足矣。有时朋友上门,我以此款待,他们莫不赞许。但在此后几年,我如法炮制的泡菜却一概失败,不是太咸就是发酵腐烂,只好倒掉。问哪些腌泡菜的老手,他们说,腌泡菜讲究的就是个手法,很难掌握,他们也不是每次都能腌好,同时受气温、原料影响也很大。看来我第一回腌的泡菜好吃是一种误打误撞,那恐怕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偶然。后来,因为屡屡腌不出那样好的泡菜,我就再不腌了。
  
  二十多年过去了,我已成了个半老头,仍然怀念我第一回腌制的泡菜,就像怀念我甜蜜的初恋。
  
  现在的人已经普遍不再储存入冬蔬菜了,超市里、早市上新鲜时蔬应有尽有,菜窖已基本退出普通人家的视野,腌制泡菜的也越来越少。生活是方便了,但也干瘪了,没有了那种活色生香有滋有味的生活情趣,缺少了些许人间烟火的味道。现在新建的小区,车库越来越多,菜窖越来越少直至绝迹。有的老人因为嫌没有菜窖而拒绝搬到新的小区居住。
  
  没有了菜窖,秋天的味道就淡了许多。
  
  忻州市属晋西北,下辖许多县属高寒地区,有的县和内蒙陕西搭界,比如岢岚县保德县河曲县,还有偏关县神池县,那些县所在地区在地理上都被称之为塞上高原。古人是这样描述那里的秋天的——
  
  塞下秋来风景异,衡阳雁去无留意,四面边声连角起,
  
  千嶂里,长烟落日孤城闭。
  
  浊酒一杯家万里,燕然未勒归无计,羌管悠悠霜满地,
  
  人不寐,将军白发征夫泪。
  
  (范仲淹、渔家傲、秋思)
  
  现在当然没有了羌管悠悠,也没有了边声连角,但高寒地区特产的小杂粮和土豆依旧千年不变,由于气候和光照的作用,忻州的小杂粮闻名全国,我觉得最出名的还是土豆。小时候在长治的时候,就听父亲说过他们单位秋天到忻州拉土豆的故事。
  
  不过本地农民不叫土豆,叫山药蛋。例如河曲民歌就是这样唱的“想亲亲想得俄心花花乱,煮饺子下了一锅山药蛋……”
  
  秋天来了,山药蛋大军粉墨登场,每天清晨,我还在迷糊之中,就听见楼下菜农此起彼伏的叫卖声“卖山药蛋来,光溜溜,沙磕磕,绵糊糊——河曲山药蛋来!”(或者是岢岚的神池的)不过都是“光溜溜,沙磕磕,面糊糊”的好山药蛋。
  
  这是我在异乡,听到的最明显的秋的声音。
  
  秋天来了,燕子都往南飞,我却在前几日从故乡晋东南的长治回到了晋西北的忻州。
  
  只待一场秋雨,满地黄花堆积的时候,秋,就深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