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
密  码:

四川省启明小动物保护中心的宗旨是以珍爱生命、倡导精神文明和发扬人道主义精神为思想基础,以保护动物、维护动物的生存权利和不受虐待的权利、以及改善和提高小动物的生活条件、饲养水平为宗旨,坚决反对任何虐待、残害动物的行为和思想。我们坚信:在以科学、文明、民主、自由为主旋律的二十一世纪的社会生活中,保护环境、人与自然、人与动物应和谐相处的思想,尊重生命、珍惜生命的思想,必将成为人们的共识,并成为推动中国的动物保护事业发展壮大的巨大力量。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参与志愿者 >

冰箱里莫名消失的食物,原来是因为它

http://www.qqweb.com.cn   2017-09-24 16:08

不喜热闹,不喜太过张扬的东西。不喜!
  
  不化妆,不用香水,不烫波浪的卷发。一直以来,素面着,披或者扎头发,浅笑着,在一条寂寂的路上,走回单位,又走回家。抬头看云,低头看草,侧目,看石碑上的字……而心里,早已氤氲岀淡淡的欢喜,嘴角上翘。
  冰箱里莫名消失的食物,原来是因为它
  暮色苍苍里到家。
  主人发现冰箱里的食物总是会莫名其妙地消失,于是就放了一台摄影机,正对冰箱,意外发现,他们家的汪已经成精了……
 
自己先打开冰箱的门,发现吃的够不到...
 
只见它小心翼翼的推了把最近的椅子过来,准确滑行到冰箱旁
 
跳上椅子,终于够到吃的了。开始享用起来!
  母亲站在巷子口,冬日的风吹乱了她的发,年近八旬的母亲,就那么站着,望我归来的路。远远的,我就看见了她,看见了母亲在傍晚的风中,和暮色一样苍茫。眼睛微湿。我说:“妈,你干什么?”她答:“不干什么,我刚出来,看看外边。”我说:“回吧。”她说:“回。”于是,一前一后,我们走在小巷。我看见,她蹒跚的脚步,我嘴角抽动,几次想说:“妈,以后别等了!”却始终,没有说岀来。---她看着我归来,嘴角眉梢有欢喜跳跃,那一刻,她是幸福的。人老了,心里有念想,就感觉温暖,我不能破坏。只要她愿意,只要她高兴,只要她不觉得冷。
  
  灯下,就着咸菜,喝一碗小米粥,心,已无限熨贴。母亲坐在对面,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,我抬头笑笑,应着。也有时,哥哥坐我对面,我们磕一碟干炒的瓜子,哥说,这瓜子香。我说,就是香呢。我们笑着,说到了一个人,我说,那人,一辈子没实话。哥说,可不是吗,就那样子了。我们继续磕瓜子,瓜子的香,晕染着屋子,把整个夜晚,染得香香的。
  
  屎一把尿一把给父亲清洗,不觉得太脏。能面对现实,再加上一颗柔软的心,就够了。这是医治心病的药,一切,都不至于太糟糕。学会了给父亲理发,刮胡须。总希望,失去生活尊严的他,还能活岀---最好的样子。
  
  寒流一来,肩膀和颈椎,就开始痛。于是,贴膏药,穿高领毛衣,系丝巾。只因当年,初为人母,怕压伤了女儿,一直贴墙睡。石头砌的墙,得有多少寒气?那时,脊背疼的哭,是孩子的爷爷,把面捏成片,敷在我的背上,然后用火罐拔。而她奶奶,站在跟前,看着那片片黑印,一遍又一遍心疼的说,是娃受凉了,是娃受凉了。每想起来,鼻子发酸,而心里,却升腾着暧。现在,他们都已驾鹤西去。他们不知,他们一辈子心疼的儿子,对曾经他们心疼过的媳妇,做了什么。想到这些,我摇头,笑。过去了的事,不去想,才是最好。
  
  没有车,亦不会开车,却从未羡慕过谁。有朋友叫我:“一起学车吧,会开车多好啊,看看人家谁谁,一脚油门,远了。”我摇摇头:“不学了,害怕呢。”不和任何人比,不会开就不开了,有何妨?着急,有出租可打,不着急,就走吧。你经过的一草一木,一土一石,都在和你对话,虽不是惊鸿一瞥,却也有小欢喜,落于心湖,是蜻蜓点水,微波轻漾。
  
  众多夸赞女性的词里,我只倾心于“端庄”。对,就是“端庄”,一个女人有了它,就有了底蕴,有了知性,有了心上的温暖和妥贴。它是一抹淡雅的香,不惊艳,不诱惑,不迷醉,悄无声息,却养心养眼,冠压群芳。
  
  越来越喜欢穿素色的衣。夏天,有棉麻的衬衫,裤子,白的,穿在身上,干净而妥贴。冬天,也有麻质的棉衣,长及脚踝,麻本色,与皑皑白雪相辅相成。原来,一直以为,红与雪是绝配,而如今,觉得它才是绝配,低调,不张扬,像四十岁后的女人,开始收了,沉了,静了。于那片铺天盖地的白,和谐得让你误以为,你是她了。
  
  那日,正午。阳光正好,暗红油漆的凳子上,一盆水热气腾腾,母亲,正弯腰洗头。我坐在对面看她,似看一幅画---阳光,热气,苍发,洗发水的泡泡,氤氲起一屋子的美好……洗完了,我却贪得无厌:“妈,放点冼头䯧,再洗洗。”母亲也听话,“再洗洗就再洗洗。”,于是,苍老的手指和苍白的发,淹没在白花花的泡泡里,生动,如妙曼的舞蹈。从那里飘来的香,扑向我鼻尖耳目,将我熏醉。这时,有南方的友,发来了微信链接,他说,分享美文,我笑,回他,分享美文!他不知,此时此刻,我正在欣赏美文,一则关于母亲的,他未曾欣赏过的美文。
  
  这个冬天,就这么来了。我常常,站在阳台上,看远方,发呆。我想,如今,人们都在争着、抢着、挤着,往高枝上攀,要成为凤凰。而我呢?只想,在一个老屋的檐下,作一只麻雀,在雪地里刨食,过简单快乐的生活。
  
  而此时,我正手捧一只碗,浅蓝色洋瓷的大碗,深蓝的边。里边,盛着母亲用绿豆汤煮的面,不放盐,不放任何调料。我吃着,就一盘咸菜。
  
  我吃着面,喜在眉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