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
密  码:

四川省启明小动物保护中心的宗旨是以珍爱生命、倡导精神文明和发扬人道主义精神为思想基础,以保护动物、维护动物的生存权利和不受虐待的权利、以及改善和提高小动物的生活条件、饲养水平为宗旨,坚决反对任何虐待、残害动物的行为和思想。我们坚信:在以科学、文明、民主、自由为主旋律的二十一世纪的社会生活中,保护环境、人与自然、人与动物应和谐相处的思想,尊重生命、珍惜生命的思想,必将成为人们的共识,并成为推动中国的动物保护事业发展壮大的巨大力量。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流浪动物基地 >

收容留检所与救助站有什么不同之处?

http://www.qqweb.com.cn   2017-09-24 16:48

收容留检所与救助站有什么不同之处?
  阳光清丽,走在街上,没有沙尘,似乎风也是清丽的。这样的天气,算不上风和日丽,但在陕北高原沙尘习惯的早春,却也是难得的好天气。
  
  清晨,空气更好,我脱去了笨笨的棉袄,换一件薄毛衫,身轻如燕,宛若长了翅膀,拍打几下,“扑棱”一声,就能飞起来。心情愉悦,脚步轻快,空气中,仿佛流淌着欢乐的音符,如山涧,溪水潺潺。我置身在其间,像一条鱼儿,快乐的游走。
  
  “叮咚”,手机信息的声音。打开看,是友人的问候,“三八节快乐!”啊……原来,今天是三八节,女人的节日,自己的节日,我怎么都忘得干干净净?原来,这一天,是上天早已安排好的,怪不得,迎面扑来的一切,都是这般美好。
  收容留检所是由职能部门或授权社会组织《为执行各省市养犬管理条例》设立的,主要职责是对违章犬、肇事犬、被投诉等犬只进行暂扣,处理后可返还犬主,对于无主犬可按照法规自行处理。 
 
救助站通常是百姓自己设立,对伤病残和流浪动物治疗及收养。收养批量动物需经动物检疫、急控等部门批准。   
 
  半天假,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觉。睡意正酣,客厅里,手机响起。真讨厌,随它响去吧……终于受不了了,一再的铃声,让人心生厌烦。起身到客厅,拿起手机,看着一个陌生号码,不厌其烦的在叫,便懒懒的接了起来。“妈”,那边传来她的声音,蓦然间,心情大好,连声音都柔软了起来,荡着笑。原来,是她借了同学的手机,只为给妈妈说一声,“节日快乐”。
  
  我的多好的孩子啊!
  
  一直,我觉得,曾经嫁过的那个人,毁了我的幸福,我的未来,却从没有想过,这么好的孩子,也是因了他而来。想着,想着,心柔软起来,眀亮了,满屋子的光影斑驳,细细碎碎,包裹了我。放下方可前行,身轻才能行好,负了就负了吧,至少,他还给了我一个好孩子。恩恩怨怨,不想再计较。
  
  想起,她开学那天,恰是情人节。临出门时,她回头笑,嘱咐我,“下午了,记得自己给自己买一朵玫瑰花!”那天,送走了她回家,我却没有再出门,赖在家里,整整一个下午。今天,下午有假,足以让我好好看看,足以找一个花店,带一朵玫瑰花回家。
  
  于是,挑一件喜欢的裙子,对镜理容装,裙裾飘飘,岀门去……
  
 
  他拄着拐杖,蹒跚着,拖一条不管用的右腿,一下一下往前移。面前一面大镜子,映出他的影子:一个老头儿,清瘦,颜面干净,气色红润,小平头,上身黑皮衣,下身黑棉裤,干净合身。他伸出那只能动弹的左手,指着骂。骂什么,他口齿不清,你听不懂。时间常了,你便会悟出,他大概是这样骂:你个死老头,我走哪儿,你跟哪儿,真是个坏东西!
  收容留检所与救助站有什么不同之处?
  我站在他身边,指着镜子中的老头儿,对他说,他是你的影子,不是别人。又敲敲镜子说,这是镜子,里边的那个人就是你自己!再回头看他,拉了他的手,和他一起站在镜子前,看着他笑,拍拍他的背:“爸,你看,咱们俩个在一起呢,你的小女儿,和你在一起,照镜子呢!”他似乎明白了什么,倾刻,笑容漫上了他的脸,像水面起了涟漪,一圈又一圈,圈圈荡开……而此时,他不再烦燥,不再谩骂了。
  
  他就是我的父亲。十六年前,脑出血。失语,昏迷,县医院诊断为脑梗,治疗一星期,仍不能醒来。哥哥强行转院,多方联系,至市慱爱医院治疗,重新诊断为脑出血。一星期之后,脱离昏迷状态,慢慢开始恢复。却从此,语不清,半边身体,不能动。那年,他六十四岁。
  
  冬天的阳光,透过玻璃窗,暖暖的照着,屋子里,铺了一地的春光。他坐在沙发上,晒太阳,打着盹儿,似一只啄食的鸡,吃得半饱了,啄一下,停一阵,再啄,再停……母亲絮叨着,叫他睡去,他不理,依然,在打他的盹儿。母亲再絮叨,我笑笑,对母亲说,就让他这样睡吧,这样,他才睡得安稳呢。
  
  他大小便失禁。常常,满裤子的脏,两个哥哥和姐姐,从无报怨,把他抱到床上,给他清冼,我说,让我弄吧,他们却说,“仅一个人就行,你就算了。”等收拾好了,安顿他坐沙发上,我打一盆水,给他洗洗脸和手,我们兄妹感慨,“咱爸当年,也是干净利落的人!”是啊,当年的父亲,连感冒都不曾有过,腿脚麻利,衣着干净。家里,常有他捧回的奖品,劳模,先进工作者,越野赛冠军……
  
  那次,他大便失禁,哥哥给他打理完后,让他上厕所,他坐在马桶上,突然的哭。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,呜呜的哭声,揪疼了孩子们的心……给他穿好衣服,把他安顿好。客厅的阳光,斑斑驳驳,落在他身上,如金色的小鱼儿,在他身上,游来游去,那么美好。
  
  他不停的哭,哥哥小心的和他说:“你不愿意上厕所,就不上了,你哭的这样,干什么?”他还是哭,嘴里说些什么,我们听不懂。我对哥哥说,让他哭吧,大概心里难受,一个那么要强的人,如今摊得这样的身体,头脑明白了,肯定难受。那一天,他呜呜的哭着,我坐在他身边,拉着他的手,嘿嘿的笑,看着他哭。
  
  今年,父亲八十了。常常处于恍惚状。一个人占着电视,开了关,关了开,再关,再开……不厌其烦的重复,仿若游戏。我们说,开了就看会吧,他不听,像玩得正兴的孩子,于是,没有人再说,随了他去。有时候,他明白过来了,看见家里来了人,别人,抑或自己的孩子,都一样伸岀手,欢天喜地的来握。这时候,他一脸的笑容,纯粹着,在阳光下,灿灿发光。
  
  常常,我一个人时,静静的端详着父亲。他坐在沙发上,能动的那只手,不停的抚摸着他的拐。或者,扯扯他的衣角。或者,用那只能动的手,去扳紧紧攥着的另一只。或者,像啄食的鸡一样打盹儿,口水,从嘴角流出来,长长的一串,像一根明晃晃的丝线,挂在衣上。
  
  我静静的看他。常常想起,当年,我上高中,在一个寒假里,他带着我,兴冲冲的,在延安百货大楼给我买大衣。二百多块钱的衣裳啊!那时候,有谁家的孩子,穿过如此贵的衣,更何况,是他主动要买给我?其实,连他自己,都不舍得穿一件,却只因为,他爱我!想着,想着,我泪眼婆娑。那泪,一滴一滴,融进了我满脸的笑容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