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
密  码:

四川省启明小动物保护中心的宗旨是以珍爱生命、倡导精神文明和发扬人道主义精神为思想基础,以保护动物、维护动物的生存权利和不受虐待的权利、以及改善和提高小动物的生活条件、饲养水平为宗旨,坚决反对任何虐待、残害动物的行为和思想。我们坚信:在以科学、文明、民主、自由为主旋律的二十一世纪的社会生活中,保护环境、人与自然、人与动物应和谐相处的思想,尊重生命、珍惜生命的思想,必将成为人们的共识,并成为推动中国的动物保护事业发展壮大的巨大力量。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启明动态 >

如今,人与动物的关系已到怎样的程度?

http://www.qqweb.com.cn   2017-09-24 17:15

当女儿晚自习回家的时候,客厅的灯是关着的,只有我的卧室里照出的一道明亮的光,在告诉女儿:妈妈已经睡下了!
  
  “妈妈为何不在沙发上”?女儿边换鞋边问我。她知道,当妈妈的卧室还在安静地亮着灯光的时候,妈妈是一定在看书的,妈妈肯定还没有睡着!
  
  “累了!”我简短的回答。“干什么了你?”女儿要问明白为什么。“拾白蒿去了,在监军台那边地里”,突然之间我的兴致来了,想一口气告诉女儿很多那田间地头的快乐,那种一颗一颗挖起野莱时的幸福,那真是一个一个硕大鲜美的梦啊,在最纯真的季节里,在最柔情的风中纷扬……“你快去看看,又大又鲜的白蒿,嫩生生的泛着白,实在是可爱诱人!”
  如今,人与动物的关系已到怎样的程度?
  身体不适,阳光暗淡,于是,卷曲在沙发的一角里,捧一本林徽因的书。
  
  你无精打采的翻看着。《你是人间的四月天》已买回了好久,只是不能静下心去好好读她。原来买的时候,是因为喜欢林徽因的文字,想从她美丽安静的文字里寻回一处心灵的宁静。可是,心一直太嘈杂,嘈杂的走不进那一方安静。
  怎么办?非典过后,我们忙着研制非典疫苗———据报道,正式的非典疫苗近日已进行人体试验。人感染猪链球菌疫情暴发后,我们赶紧进行猪链球菌疫苗试验和生产———据说首批疫苗近日即将投放疫区。这回皮肤炭疽病暴发,可能已有人在进行这方面疫苗的试验了。 
 
  文章说,这多少给我们带来一些安慰,然而,如果以为这样就高枕无忧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有“冠状病毒之父”之称的台湾学者赖明诏认为,其实病毒比病毒学家还聪明,在人和细菌病毒的战争中,人类赢不了病毒或细菌,因为病毒或细菌会发生变异。比如禽流感,从暴发到现在,其病毒已经发生了数次变异,令人防不胜防。 
 
  而且,研制疫苗,显然是“事后诸葛亮”,只能处于被动;大规模屠杀染菌动物,也只不过是应急之举。如今,我们必须反思:动物为何会频频报复人类? 
 
  如果我们稍稍检点一下现代社会以来我们对动物的态度,把动物也当做生命想一想,一定会觉得动物们的报复实在微不足道。现代社会科技发达了,而对动物的杀戮却也成千上万倍地增加了,每天当我们一觉醒来,不知有多少鸡悲鸣着被割断了脖子,不知有多少头牛哀嚎着沉重地倒下。除了屠杀数量激增之外,更重要的,是我们对动物的态度已完全改变。现在,我们对动物的宰杀已经规模化、自动化,成千上万的动物被驱赶进屠宰场,顷刻间身首异处,血流成河。对于宰杀动物,我们已习以为常,我们已不存丝毫怜悯。 
 
  人的情感是最复杂的。你以为你了解了,你以为你懂得了,你倾心相待,你傻傻的爱着,结果有一天你还是发现,十几载春秋其实也和短短几日没有什么区别,你一直信以为是的也会在某一天换了面目,你的付出居然留不住一颗愿意再守的心,换不来一副还能靠着的肩膀。其实你很明白,对于感情,对于背叛,你听到了太多的你的不好,关于那么多牵强的说辞,你从来就没有惊讶过,你知道一个好面子的人总是要给自己找借口的,或者找一个下台的理由。
  
  但是你还恐惑着,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能够再值得相信的,如爱情,如婚姻,如自己傻傻的信念。你不知道还有没有一个人可以陪着走下去,当你在黑夜被噩梦惊醒的时候,有人拍拍你的肩膀说:别怕,我在呢!你想起了曾经有人对你说,“要相信这世上是有好男人的”,可是,你真的怕你遇不着,你不会相信你有那么幸运。
  
  也许是因为你的人生太过平顺了,从小到大,都是满满的阳光,满满的爱。可是,人生路上总是要经历风雨的,当风雨来了,你没有悲泣,你一直安静着,安静的看着、想着,或许没有看也没有想,只是呆呆的等着时间在你面前流过,直到你记忆风干、形如蒿草。偶尔你也抬起头笑笑,只是只有你自己才知道,那个微笑是多少无奈和和心酸堆起来的。
  
  阳光变的温软起来,卷曲在沙发里的你,接受着春天里最美好的问候,你的脸上有些许红晕升起,你开始感觉到心跳在加快,春天,春天是一个希望满满的季节!你听到了鸟雀清脆的鸣叫声,你似乎也嗅见了青草和着泥土的清香……
  
  那个始于初冬的往事,那种不可与人诉说的心痛,那种蓦然之间卡于咽喉的心酸,在漫长的冬季里已被牢牢的冰冻起来,封冻于严寒之中,今生今世,永不开来。
  
  可是女儿并没有表现岀太大的兴趣来,“哦。写作业了,妈妈晚安!”唉,像女儿这一代人,还有后边更小的一代代们,她们是体会不到田间地头的快乐的,无法感知到像妈妈这一代人在今天的日子里,当手捧一颗颗自己亲手挖起的鲜美硕大的野莱时的心情。那可是我们的童年啊,是我们童年里一个个翠绿肥美的梦啊!
  
  在田地里,我蹲在某一个地方一动不动,认真地打量着那一簇簇在微风中轻轻抖动的叶瓣们,看着她们如一个个歌者在春风中愉快地舞动衣袖,那叶片上透着的浅浅的白,如纱衣𤅜渺……我一刀一刀的铲下去,一颗一颗的拾起来,抖掉沾着的泥土,摘去旧年里的枯叶,小心翼翼地捧于手掌,心中升起一种非常非常柔软的感觉,就像是捧着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,那种怜爱与不舍已在倾刻之间蜂拥而来!
  
  这是一种久违的感觉,一种好久以来未有过的幸福,一种难以感知的美,一种只有童年里的心才能感知到的美!
  
  原来,我还有一颗童年里的心!